乐清一男子被撞伤!法院判赔53.8万,对方身无分文!幸好…

59 db2d415e441acbcb

▲在一起工人追索劳动报酬案中,因“执行不能”,乐清法院给予“豸爱”基金司法救助。

1.

司法+慈善:乐清司法救助的新路径

乐清市“豸爱”基金,由乐清农商银行捐助,乐清市慈善总会设立,定向用于救助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涉民生案件当事人,为乐清法院深化司法为民、助力“基本解决执行难”、化解矛盾纠纷提供新办法,开创新路径,让更多生活困难的案件当事人获得救助,彰显“法度之外,情理之中”的人文关怀。“豸爱”基金已成为该院“司法+慈善”的一张亮丽的金名片!

■开了司法救助新渠道

“金法官,感谢您一年多来的奔走和执行,现在我弟弟的案件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申请执行人谢某姐姐在帮谢某领取8万元“豸爱”救助金后,向金法官表示由衷感谢。

  谢某是一起交通纠纷的受害人。2016年9月,得知妻子怀上二胎的谢某驾驶摩托车到菜场买菜,准备庆祝一番,不料,被卢某醉酒后驾驶的轿车撞伤,谢某头部颅骨和大腿骨折。法院判决卢某赔偿谢某53.8万元。

  因卢某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刑入狱,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陷入“执行不能”困境。

  金法官多方做卢某亲戚的思想工作,让其亲戚帮忙履行。卢某的亲戚也有愿意帮忙履行的,只是在赔偿数额上有所顾虑,表示最多只能赔偿35万元。但要求案件一次性了结。

  这样意味着谢某要放弃18.8万元的赔偿金额,可这不是一笔小数目。而如果不答应这个和解方案,谢某将拿不到分文赔偿款,因为法院不能强制执行卢某的亲戚。谢某及其家属一直犹豫不决。有人提醒谢某,说他的情况可以向法院申请国家司法救助,这样也可以弥补一些。谢某最终与卢某家属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

  谢某向乐清法院司法救助委员会办公室提交申请,但最终却被驳回。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规定,在审判、执行中主动放弃民事赔偿请求或者拒绝侵权责任人及其近亲属赔偿的,一般不予救助。谢某在执行过程中已与卢某亲戚达成和解协议,属于不予救助的情形。

  结果完全出乎谢某的预料。因为事故发生后,谢某丧失劳动能力,没有经济收入,上有父母需赡养,下有两个幼子需抚养,家庭只靠妻子打工的微薄工资维持生计。前几年他们家还遭遇火灾,在政府的救济下盖了房子,欠了很多外债没还清,家庭确实困难。

  谢某及其家属多次向金法官及法院反映此事,希望能得到国家司法救助。但法院必须严格执行司法救助规定。

  “豸爱”基金提供了转机,乐清法院通过基金救助谢某8万元。

■活了司法救助源头水

谢某领到的救助金是“豸爱”基金,定向用于救助乐清法院涉民生案件当事人。

  乐清法院院长林向光在与乐清农商银行工作交流中,得知银行在“小而美”经营发展的同时,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林向光向银行领导介绍了法院在执行过程中遇到一些“执行不能”的涉民生案件,而申请执行人确实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导致生活困顿,需要有爱心的社会力量帮助他们,以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农商银行表示愿意承担企业责任,为社会作贡献,承诺5年时间向慈善机构捐资1000万元。

  2018年6月22日,乐清市慈善总会会长周明涛宣布,乐清“豸爱”基金正式成立,并接受农商银行定向捐赠1000万元“豸爱”基金牌,现场签订了“专项基金管理协议书及捐赠协议书”。

  “豸爱”基金由民间资本捐赠和资助,调动了社会力量参加司法救助事业,是司法救助制度一次有益尝试。基金也接受国内外法人和自然人的捐赠,组织开展专项筹资活动及合作项目募集的资金,基金增值收益等其他来源途径。基金会成立当天,与会人员也纷纷奉献爱心,进行捐款,现场共筹集善款16185元,“豸爱”基金进一步壮大。

  “豸爱”基金为司法救助金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开辟了救助金来源的新源头,是国家司法救助的有益补充。国家司法救助资金通常由地方财政预算支出,资金额度有限,远远满足不了司法救助庞大体量,比如,乐清市司法救助拨款是每年60万元,在适用上要以最严的规范办理,否则就会捉襟见肘。国家司法救助程序严格,救助面较为狭窄,而且单笔救助金额限制严格,规定救助金以案件管辖法院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准确定,一般不超过36个月的月平均工资总额。据了解,2018年至2019年6月,乐清法院得到国家司法救助金救助的是22件27人,总金额为63.9万元。

  “豸爱”基金救助程序较为灵活,受救助事由较国家司法救助更加宽泛,救助对象更广,受众面更大。截至今年6月底,“豸爱”基金已累计对80件执行案件中的86名当事人发放救助金121.14万元。其中得到国家司法救助后,再获“豸爱”基金救助的有10件11人。

  2016年5月,郑某因建房需要,将建房地基旁的石山开采发包给戴某。戴某以日工资300元的报酬雇佣陈某进行开采。同年6月3日,陈某开采山石时不慎被石头击中,摔落至地面受伤。法院判决戴某赔偿陈某11.5万元,郑某赔偿陈某1.3万元。郑某如期履行了赔偿义务,而戴某赔偿了一部分款项后便无力偿还,名下也无财产可执行,导致案件“执行不能”。

  陈某是贵州的外来务工者,受伤后他多处骨折,两肺感染伴双侧胸腔积液,右肝囊肿,构成了十级伤残,后又进行二期手术,长期医疗又散失劳动能力,生活陷入困难。

  根据陈某的实际情况,乐清法院决定给予陈某国家司法救助金15000元,同时给予“豸爱”基金司法救助25000元。陈某同意案件实体结案。

 ■解了困难群众心头怨

 贵州的汪某在陈某厂里打工,2016年12月,汪某与陈某签订协议书,确认陈某结欠汪某工资款4万元,约定自2017年1月5日起每月支付5000元,8个月内付清。汪某多次催讨,陈某分文未付。

  4万元血汗钱,是汪某一家的全部希望,汪某原本想拿工资回家过年的,最终却是一个泡影。汪某向法院申请执行,而法院一直找不到陈某的下落,也没有发现陈某可供执行的财产。拿不到工资款,汪某满肚子的怨气。

  像汪某这样在陈某处打工的还有17个人,他们的情况跟汪某差不多,拿不到工资,一年甚至几年的辛苦化为泡影。他们联合到市政府信访;有组织地轮番给经办法官打电话,致使经办法官无法正常办案;他们是每月一次院长接访日的常客,打乱正常接访秩序。

  但是,汪某等18名工人的情况,不能向国家司法救助申请救助。

  目前,国家司法救助制度主要救助受到犯罪侵害导致死亡、重伤、严重残疾、急需医疗救治的刑事被害人,受到打击报复的举报人、证人、鉴定人,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人员,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等四类人。而“豸爱”基金可以对劳动争议、工资报酬等涉民生案件的当事人进行救助,有效化解该类涉民生案件。

  最后乐清法院通过“豸爱”基金对汪某司法救助了20000元,对其他17名汪某的工友们救助了2000元至15000元不等。“豸爱”基金为实现汪某等劳动工资的期望有了缓冲地带,有效缓解了民工和司法的对立情绪。

  “豸爱”基金适用于国家司法救助相关规定不能做出救助裁定的当事人,其适用的案件类型较国家司法救助规定更宽泛,一般适用于追索赡养费、抚养费、抚育费案件;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交通肇事或其他人身伤害赔偿案件;追索劳动报酬、劳动争议或经济补偿案件;其他确需救助的案件。“豸爱”基金救助的80件案件中,其中劳动工资类案件所占比重最大,52件案件占全部案件数的65%,救助金额占全部的30.80%。

  “豸爱”基金使一部分生活处于困境的当事人及其家属暂时渡过了生活上的难关,也纾解了怨气,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起到了一定作用,提升了党委、政府和法院以人为本、关爱民生的民本形象。

■规范使用功效最大化

“豸爱”基金使用虽然程序上较为灵活,但也注重规范使用。制定《乐清市慈善总会豸爱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和《乐清市慈善总会豸爱基金评审规则》,成立基金评审委员会作为乐清市“豸爱”基金发放议事机构,由乐清市慈善总会工作人员1名、乐清法院工作人员2名组成。“豸爱”基金评审委员会做好救助资金发放管理,确保管理科学,资助透明,评审公正,主动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并自觉接受审计、监察、财政等部门的监督,通过新闻发布会等形式公开基金使用和运行情况。

  “豸爱”基金的申请、审查、审批程序规范。申请执行人申请“豸爱”基金司法救助的,明确应当以书面形式提出,并附相应的证据材料。案件承办人对申请司法救助的事实和金额进行审查,然后交“豸爱”基金评审委员会。“豸爱”基金评审委员会自收到申请材料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对申请材料进行审核,对未超过浙江省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12个月总额的申请救助金额,由副执事决定发放。对未超过浙江省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24个月总额的申请救助金额,由执事决定发放。对超过上述款项,但未超过浙江省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48个月总额以下的申请救助金额,由基金评审会按照票决方式决定发放。

  据乐清法院副院长、司法救助委员会主任张立雄介绍,“豸爱”基金救助申请人,并不意味着免除被执行人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责任,法院会继续执行被执行人的财产。

  胡某受雇在邓某的作坊加工制作仪表,2018年5月,经双方结算,邓某尚欠胡某工资款6268元,但邓某拖欠未支付而引发诉讼。法院判决邓某支付胡某工资款6268元。执行过程中,发现邓某也是外来务工人员,无财产可供执行,对邓某实施司法拘留后,仍未执行到位。

  而胡某家庭较困难,决定给予“豸爱”基金司法救助6268元。

  后法院从邓某处执行到执行款5000元,遂将该执行款返还“豸爱”基金。

  乐清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吴松海说,“豸爱”基金的成立,是慈善事业和司法事业的一大创举,是破解执行难工作的开创性尝试。

2.

院长访谈:

在破解执行难路上“再走一公里”

 访谈对象: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院长  林向光

 执行周刊:“豸爱”基金为司法救助开辟了新的路径,成立该基金如何缘起?

林向光院长:在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阶段,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案件“执行不能”的,尤其是一些“执行不能”的涉民生案件,申请执行人确实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导致生活困顿,需要加大救助力度予以缓解。我们得知当地一家民营企业有捐赠的意向,便洽谈成立该基金。把基金的名字命名为“豸爱”,獬豸,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它拥有很高的智慧,是公正的象征,希望这个基金能体现司法的“正大光明”“清平公正”,同时体现司法的仁爱和人文关怀,让弱势群体得到社会的关爱。

    执行周刊:“豸爱”基金在全国法院破解“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大背景下成立,对法院破解执行难题有何助益?

 林向光院长:“豸爱”基金成立的初衷就是加大救助力度,化解“执行不能”的涉民生案件。涉民生案件的困难当事人所涉申请执行款项关系到其基本生活状况,如因无法执行到位则很可能使其生活陷入困境,影响其基本生存权利。从法律角度讲,这些案件已经穷尽执行措施,法律程序已经到位了,但社会效果不佳。

       我们通过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道路上“再走一公里”,将涉民生“执行不能”案件当事人离美好生活更近一些。一年来,“豸爱”基金在化解涉民生案件上发挥了不少作用,尤其在救助劳动争议、追索劳动报酬等案件上,化解了一批涉群体性讨薪案、陈年难案和信访老案,不仅减轻办案法官的压力,也得到社会的肯定和赞扬。

    执行周刊:“豸爱”基金运行一年多来,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司法+慈善”救助模式有哪些可借鉴推广?

林向光院长:国家司法救助资金的筹集鼓励社会广泛参与的资金筹措方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规定人民法院具有积极落实拓宽救助资金来源渠道,鼓励个人、企业和社会组织捐助国家司法救助资金的义务。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慈善事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越来越多的个人和企业参与慈善事业。但社会捐款及慈善款项为资金来源也有缺陷,一是社会捐款常常是临时性的,无法发动持续性、周期性的捐款;二是社会捐款及慈善款项的数额多少,往往与当地经济发展状况息息相关。法院应该加大司法救助工作的宣传力度,争取各方理解和支持,让更多的个人和企业参与司法救助慈善事业中来,发挥“集众人之力,解燃眉之急”优势,让“司法+慈善”救助模式得到推广。

来源:乐清法院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乐清人都在看


>>>昨晚,大荆撞人的宝马车主被抓!一小孩被撞….


>>>不想和我处男女朋友,但是会吃醋,这是啥意思?


>>>乐清市知临中学、乐清市嘉禾中学2019年高考录取情况联合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