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友表哥共处一室

1571 a49ff424e53ecaec


小伙伴们晚上好!

今天更新的是大熊的连载小说《亲密接触》的第七集,前面几集点下面的蓝字就可以看啦。记得要按顺序看下来,不然容易接不上~

第一集:男友拖我去宾馆,我拼死抵抗

第二集:十八岁时,陌生男人给了我一场噩梦

第三集:喝了一口男友给我的酒,我变得人事不省

第四集: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收到了我的不堪邮件

第五集:总经理把我和他关在了一个房间

第六集:男友表哥不喜欢我,反对我和男友结婚



第七集

讲故事的大熊


他还记得她。

果然如此。

虽然早就想到,但,亲耳听到林宽说出来,唐婵还是忍不住把指甲,深深抠入掌心。

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她勉力保持冷静。

林宽还在看着她,眼神淡漠。“你没有病。”他说,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唐婵扯动脸上的肌肉,使劲力气露出一个礼貌的笑:“我……公司的同事,收到了关于那件事情的邮件。”

她一眨不眨,紧盯着林宽,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波动。她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些痕迹。

但,即使是听到那句话,林宽也只是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很快,他就低下头,道:“你先出去。病人很多,有什么事,等我下班再说。”

讲故事的大熊


唐婵走出诊室门的时候,整个人还处于一种类似眩晕的状态。

方才太紧张,以至于到现在,抿抿嘴唇,她才发现自己的皮肤有多凉。在走廊一边有个灭火器的内嵌箱子,是不锈钢的质地,被磨得锃亮,有个女病人凑在那里看自己眼睛里飞进来的异物。唐婵去洗手间,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

正看见自己惨白的,如若大病一场的脸。

在走廊里等了许久。不知是五个小时,还是六个小时。索性她这次出来的名义是去医院调研,所以不用着急回公司。唐婵就坐在那里,双目空茫地等。医院的椅子质量一般,时不时有人在她身边坐下又离开,她的椅子也跟着边上椅子的晃动而上下浮沉,她始终一言不发。有边上值班的护士以为她不舒服,过来问她,唐婵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微笑,说自己没事。过了不知多久,天渐渐暗了,医院走廊的灯也显得越发刺眼,唐婵周围的人一个个离开,诊室的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打开。

一个高瘦的身影,在唐婵身前,投下一片阴影。

“走吧。”那人说,声音微哑。唐婵抬头,那是已经换上便服的林宽。


讲故事的大熊

林宽走得很快,唐婵坐了一个下午,腿有些麻,刚要站起,就趔趄了一下。动静不小,林宽在前面的身影顿了一下,唐婵忍着疼,一声不吭快步往前,一瘸一拐。林宽微微偏过头,医院的光从他头顶打下来,照出冷硬的弧度:“脚崴了?”

“没事。”唐婵说,冷汗从额头淌下来。

“就坐这儿说吧。”林宽转身,坐到走廊的椅子上。明明是极旧的长椅,偏偏他坐上去的时候就有一番别样味道。他双手交叉,头仰在椅子背上,道:“已经没人了。医院的监控也听不到这么小的声音,你放心说。”

唐婵只犹豫了一瞬,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很冷。不知是因为坐在林宽边上,还是想起了从前。唐婵的牙齿有些打颤。她咬住自己的舌尖,闭上眼,又睁开,道:“是昨天早上的事。”

“嗯。”

“公司里的所有同事,都接到了同一封邮件。说的是……五年前的那件事情。”

唐婵每说一个字,心便如同被剜一刀,鲜血淋漓。她仍坚持着说,不想被林宽看出更多异样。说完这话,她便停下来。身边,只剩下林宽均匀的呼吸声。

“是谁发的?”

“我不知道。”

“你怀疑我?”


“……”被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唐婵怔了一下。她来这一趟,目的就是为了确认这件事情,但,这话从林宽嘴里,被这样闲话家常般说出来,她还是蓦然感到一丝羞赧。

“你怕我。”林宽说着,转头过来看她。唐婵强迫自己也转过头去,直视着他。林宽的脸很瘦,眼睛的睁开程度,看得出来是种很随意的状态。而那双眼睛中,密密麻麻布满了红血丝。

唐婵被他的模样有些骇住。

林宽大约也知道自己的状态,竟很轻地笑了一下,道:“医生,都这样。”随即转回头:“你不用勉强自己。你怕我,一开始我就知道了。”

“在……蒋希家?”

“不,五年前。”

唐婵沉默。林宽的脖子往后仰了仰:“我大约能猜到你怕我的原因,可以理解,不用愧疚。那封邮件,除了我,你还怀疑谁?”

唐婵没回答,那两个字在她嘴里,冲不出去。

她要怎么才能开口,告诉林宽,除了他外,对她的过去以及现在都有了解的,就只剩下那人?

唐婵垂下眼,林宽也没有再问她。

“查下IP吧。”林宽说着,站起来:“还能走的话,就过来,进诊室。”


讲故事的大熊

唐婵跟着他,蹒跚着走进诊室。

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脚崴了,不用看,就知道那里定是红肿一片。椅子里诊室只有几步路,偏她走了一分多钟,林宽也没催她,只转过身去,在后面的柜子里拿东西。唐婵扶着墙进来,看着桌上的电脑有些怔:“用这个查吗?”

林宽转过头,微不可见地挑眉。

“……这台电脑?”唐婵咬了下唇,不知为何,觉得自己这问题似乎有些傻。

男人似乎是轻笑了一声,唐婵没听清。但很快,他就坐到椅子前,仰头看着唐婵:“听说你是医药公司的。”

唐婵不知所措。

“连医院只能用内网都不知道吗?”

“轰”地一下,唐婵耳后一片热烫。

只能用内网,大多医院都是如此,市一医院当然也不例外。她是情急之下,忘了这茬。

只是一句话。但原本,唐婵就觉得和林宽相处起来极有压力,也因此,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她还是不自禁觉得尴尬。

正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林宽已经低下头来,把刚刚从柜子里拿出的药用棉签蘸好,晾在空中:“还不坐?”

“啊?”

“脚都这么肿了,不涂药吗?”

似乎是被林宽提醒,此刻,方才已经忘却疼痛的脚上又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唐婵忙坐下,把鞋带解开。脚踝处,果然,已经一大片红色高高鼓起。

林宽伸手,那根沾了药的棉签便在空中打了个漂亮的旋,木棍那边,正对着唐婵。

“自己擦。”

他微哑的,淡漠的声音响起,唐婵小心接过棉签。虽然极力避免,但棉签太短,她和他的手指,还是轻轻擦过了一下。

一触即分。微暖的触感,仿佛只是唐婵的幻觉。

唐婵不敢多耽误。拿起棉签,就往肿起的脚踝上擦。药的颜色慢慢填满那一块皮肤,绵软、微凉。

而林宽,则在她刚要擦完的时候,头微微往身后一偏,道:“棉签丢那里。”

唐婵依言照做。扔完东西,转身看到林宽的背影,才突然意识到,短短一小段时间内,她好像突然对他,没有之前那样的恐惧。

还未来得及想更多,林宽低低的声音从她身前响起:“发件人的邮箱,你还有没有?”

“有的。”唐婵忙道,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调出企业邮箱的界面。昨天,她把其他同事的邮件全部删除,但她自己的邮件,还躺在邮箱里。

她把对方的邮箱名和发送时间念给林宽。他也没拿笔记。唐婵只说了一遍,他就淡漠地点了点头,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子深,现在有空吗?有个邮箱的发件人IP地址,你帮我查一下。”


未完待续……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当当当,又到周末啦!

感觉自从年纪大了,就觉得每周都过得好快,刷一下就过去了,都没啥感觉。

反而是小时候,时间过得要慢很多。

也可能是因为以前还小,看很多东西都新鲜,重复性低的生活,就会让人觉得时间更慢。

所以,这么说的话,延长生命的一个好方法,就是多体验不同的生活啦。

好啦,今天的连载就到这里啦,我们明天继续。今天的三条,是个古风小故事哦,今天发的是上集,明天发下集,有兴趣的小伙伴们,也可以移步三条去看看~大家晚安,做个好梦,爱你们,么么么!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